主页 > Q地生活 >本土艺术家大胆创作‧翻转娘惹文化

本土艺术家大胆创作‧翻转娘惹文化

2020-07-16
本土艺术家大胆创作‧翻转娘惹文化峇峇娘惹是一个时代产生的特殊族群。经过数百年的岁月洗礼,广泛流传下来且为大众所熟知的就是娘惹美食和代表性的服装哥峇雅(Kebaya)。至于它的文化传统,普遍上也只能在博物馆或通过展览略知一二。峇峇娘惹就好像少数民族般少见。新一代峇峇娘惹是怎样的呢?他们在这片土地展开文化交融而形成特独的传统文化,要如何传承下去?本土艺术家锺百明与李瑞强通过视觉艺术,呈现过去与现在的娘惹文化,希望能激发新生代对峇峇娘惹传统文化的兴趣,让它细水长流。白沙罗表演艺术中心于4月3日至27日,举办一场“Amboi!当峇峇遇见娘惹”的艺术文化盛会,年轻艺术家锺百明(Niki Cheong)通过展览翻转娘惹文化过去与现在。35岁的锺百明是道地的城市男孩,但身上流着的却是峇峇娘惹的血。他是马六甲峇峇娘惹第八代,又是第一代在吉隆坡土生土长的峇峇。因此,他对自身的传统文化有着很强的求知慾,也担心这珍贵的文化在接下来一代逐渐流失。“我们这一代还好,到了我外甥那一代,他们对先祖的过去都没有想要知道得更多的慾望。我要他们回头看看自己的根很难,所以我希望通过不一样的东西吸引他们。”他说,要让年轻人关注峇峇娘惹文化,最原始的方式当然是历史。虽然他父亲是峇峇,他也是峇峇,但他是摩登一族,除了爱吃峇峇食物,没有人能从他身上看到峇峇的一丝痕迹。到新加坡马六甲进行研究“所以我一直在尝试问我自己可以做甚幺。如果我是一个峇峇,我想看到甚幺?我想知道甚幺?我去新加坡和马六甲进行研究,发现所有人都做着同样的事情,就是追溯历史。如果是这样,一个像我这样的人,要如何让人知道我是活在2014年的峇峇?因为我身上没有一件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因此,锺百明决定在上述展览中,以不一样的视觉艺术,提供观众想像空间,让他们可以回想峇峇惹娘的以前与现在。“我们也可以做峇峇屋和哥峇雅,不需要懂得如何缝珠,因为哥峇雅是一种文化特徵,不是技术。”他认为,如果年轻一代可以看到及引起他们的兴趣,他们可以吸取知识,创作一些带有峇峇特徵的东西。“这也是我一直以颠覆传统手法创作的原因。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回看历史。”他坚信,峇峇的传统文化一直受到某个时代的影响,譬如他在新加坡博物馆所看到的一件传统哥峇雅,採用的却是一些类似西班牙斗牛布的设计。“我想,马新从来没有受到西班牙影响,这文化又是何时进来?展出品应该是五十至六十年代,那时是战争结束,人们开始旅游,外国杂誌引进的年代。我发现所有新元素都是那时代的新概念。”来到2014年,锺百明不想再回头看,反而看当下的影响。所以,他与数位艺术家以现在的环境作出发点,自然就出现使用摄影和数码的作品。峇峇娘惹特徵是那种“感觉”不停创新,不怕有一天会失去峇峇娘惹原有特徵吗?“我有想过,但自400年以来,我们都一直在改变中,最后你会发觉峇峇娘惹给人最强的就只是那种感觉。”锺百明讲解峇峇娘惹不断受到外来文化影响的历史。当华人第一次踏足这片土地时,他们就融合他们所熟悉的,导致文化有所改变。一代一代过去,你会看到博物馆里摆放的土生华人古董椅子有着英国和荷兰文化的影子。所以说,一切都随着时间而改变,并没有单一的特徵。新加坡峇峇受印尼影响大200至250年前是一个分水岭,之前不懂有没有人自称峇峇。他们异族通婚,但没有一个峇峇的身份。以新加坡和槟城比较,你可以看出他们的分别。新加坡峇峇多受到印尼影响,所以婚礼上总有一名穿着马来装的男人。但你不会在槟城或马六甲看到这些,因为这两地多受华人影响。“文化一直在改变,当我们常回忆过去时,我们也应该看看现在的状况。这种情况与100年前发生的情况是一样的。我告诉我父亲有关我的作品,他说很有趣,因为他并不懂一个摩登峇峇应该是怎样的。对于他而言,一切都是过去式。”创新开拓年轻人想像空间锺百明联合其他3位艺术家呈现一间另类的峇峇娘惹屋(Strait(s)Ahead)。以前的屋子没有风扇,所以必须有很好的通风许计,自然光照亮屋内每个角落。不过,锺百明将之翻转,打造了一个全黑的空间。原本放在大门前的屏风,也将之搬进门后。踏进屋内墙上没有挂着祖先的肖像,取而代之的是一系列的生活照。摄影师KG Krishnan找来一名娘惹当模特儿,以新旧元素混合方式呈现现代娘惹的一面。保留特色颜色另一位混合媒体艺术家Sarah Ameera,通过3分钟影片记录如何做一件哥峇雅。这绝对是一件新潮的哥峇雅,混合了流行的波希米亚风格,作品可以是一件上衣,也像是一件外套。Nini Marini应锺百明要求,做了现代化的峇峇瓦片。以前传统的峇峇瓦片都是手绘图案,她则使用摄影技术,拍下不同的影像再用平板电脑修改。唯一保留的特色是它的颜色,即粉红、青及蓝。梦境中的娘惹寿板舞踏艺术总监李瑞强创作了一个互动性的展览。穿着一身白衣裤,肩上披着一幅白布的瑞强在受访时说,文化本来就在周遭,但当提到峇峇娘惹就是在博物馆里的文物,除了它的美食是大家生活的一部份。他对色彩和空间的调度敏感而细腻,很久以前就对峇峇娘惹文化有兴趣,尤其是娘惹陶瓷。根据了解,本土峇峇娘惹对图案设计要求严格,所有陶瓷都是在中国製作后再运过来。但在中国境内并没有这种陶瓷。每个文化的产生是经过生活上的要求慢慢形成,李瑞强在参考了五十年代盛行的普普艺术(Pop Art)后,设计了两个互动性的展览作品。李瑞强的另一个展出品是以偷窥及多重意义的方式观看一双放在蹲式马桶(屎坑)的娘惹鞋。“这是一个很高贵的展览橱窗。上面装置了镜面球,下面却是一个给人髒又臭感觉的屎坑。这是一个对比,也有一点讽刺。”习舞习禅是创作泉源其实,李瑞强首先要表达的是高贵少见的珠子鞋。“现在只有在特别场合才看到人穿珠子鞋,很少人会近距离的看它,我就特地设计这高贵的橱窗去展示逐渐被遗忘的珠子鞋。”“另一个意思是文化冲突。一个是东方的茅坑,一个是西方的镜面球,放在一起时的那种感觉。还有不同文化用在厕所的东西也不一样,比如蹲式马桶只有东方使用,虽然这样的姿态是比较自然。”“还有,这偷窥的洞也是茅坑形状。当你偷看进去时,其实是你在茅坑看到你自己。它有多重的意图,因为每个人都有偷窥的心,这是自然现象。当然,你过份了就是偷窥狂。”李瑞强是马来西亚现代剧场激进分子,其创作与主流的动向迥然相异,是国内一位出类拔萃的艺术工作者。他习舞,也学戏习禅,习“气”更是他目前的大方向。他认为,“修身养性”是“一切”的泉源。/副刊‧报导:李翠媚‧2014.04.17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