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A潮生活 >工厂排放呛鼻气体高渊礼园居民吁环境局正视

工厂排放呛鼻气体高渊礼园居民吁环境局正视

2020-07-08
工厂排放呛鼻气体高渊礼园居民吁环境局正视

(威南18日讯)工厂排放呛鼻气体,污染空气,严重影响附近居民作息,40名高渊礼园居民今早在该花园店屋前进行“我们不要有害气体”反毒气和平纠察,要求环境局正视。

召集人马浚航说,居民面对呛鼻气体问题已2年,早期情况尚不严重,但近年来持续恶化,几乎每日都闻到刺鼻的化学味道。

他怀疑有关味道是由附近一家工厂所排放的废气所致,而排放时间不定,一般都在清晨6时至7时许、傍晚时段至午夜,基于有时半夜返家仍可听见工厂机械操作声,因此相信相关工厂24小时运作。

“礼园有11条路,每条有20间民宅,1至4、5条的居民是长期受害者,即废气一排放,他们必定会闻到,其余路段及附近居民则因风向而不时闻到。味道有时持续至午夜,影响居民入眠之余,也令人感到烦躁。”

他说,他从去年6月开始透过电邮向环境局投诉,后者回复已接获投诉并将跟进,今年他再次向环境局反映相关课题,也向市议员方美铼求助。

另外,居民也揭露,该工厂有个相信是用来清洗罗里轮胎的水池,不过该水池长期积水,让居民担忧滋生蚊虫,引发蚊症。

当天,居民也邀请爪夷区州议员孙意志、市议员方美铼和王育璇到场了解人民心声。

孙意志说,去年他致函及要求市局和环境局,已获得环境局回应该局发现相关工厂在废气处理上未达标,并将采取行动。

“据市局5月份实地考察后的报告显示,市局除了发现该厂非法扩建,也怀疑存在废水处理不达标的问题,不过很遗憾,当时环境局没派人参与,而我曾透过电联方式询问有关调查结果,获环境局告知仍在进行研究和化验中。”

孙氏相信呛鼻的味道可能由废水或透过燃烧物品所引起,但一切都需要环境局报告才能得悉真正原因,因此希望该局能尽早完成报告。

对于该厂24小时操作的问题,孙意志表示将要求市局派员监督,确保该厂傍晚6时后停止操作。

环境局曾发警告信

方美铼说,环境局在今年3月曾发出警告信给该工厂,要求厂方1个月内改善所有事项,以符合当局标准,否则将遭到该局以1974年环境素质法令31条文对付。

“4月我们致函威省市政局要求该事件最新的进展,5月则透过王育璇及市议员祖基菲邀请环境局官员实地考察,岂料后者缺席,仅透过电联交代。”

方美铼说,实地考察得悉该工厂非法扩建,因此在5月19日召开由环境局、市局、投资槟城机构和厂方的会议中,市局要求厂方提呈发展图测及建筑图测,但厂方无法提呈,导致市局发函通知欲夺回执照,厂方才又要求给予1个月宽限,以准备所需文件。

“在非法扩建问题上,市局有权力采取行动,但在环境污染方面,市局需要环境局的报告才能决定进一步行动。”

总经理否认工厂排毒烟

另一方面,被指涉嫌排放有呛鼻异味的工厂听闻居民的指控后,总经理傅燕飞第一时间出面澄清,她说,该厂是用废纸加工后製作鞋底,从未排出毒烟及废水,故没有污染环境,异味也不可能是由工厂排出。

她说,该厂用水蒸气炉清洗和溶化废纸,排出的烟是水蒸气,没有任何化学成份,居民嗅到呛鼻的毒烟肯定不是来自该工厂。

“我们的工厂在生产过程中零化学品,除了水、木薯粉做为浆糊作用和环保色粉之外,没有其他对人体有害的化学品。”

她强调,该工厂属于100%环保,工厂的废水也是循环使用,从来没有排放出去。

傅燕飞强调,该工厂是做出口生意,经过严格检验才能出口,如果其产品有化学害品,根本不能出口到台湾、越南、泰国、印尼和中国等地。

生产概念为环保

另一名总经理裘永芳说,该工厂是中国和马来西亚联营公司,中国人佔25%,马来西亚人佔75%,公司在2014年7月搬迁到高渊黄家成路租下这间工厂,投资超过3000万人民币。

他强调,该公司是收购连纸厂都不要的纸张,如包椰浆饭、汉堡、纸杯,那种有一层塑料的纸张,这些都是不能再循环使用的废纸做原料。

“这些纸张其实都必须拿到垃圾场丢弃,现在我们把它收回来,每天800吨,用环保技术清洗和加工製作成鞋底,生产概念是为了环保,不可能再去污染环境。”

他认为,人民把矛头指向该工厂有欠公平,因为週围除了该工厂之外,附近还有其他工厂包括罐头工厂、鞋厂、製作鱼饲料厂、农场及英达丽水化粪池。

“尤其是农场和化粪池时常会发出臭味,我们这里常常嗅到。”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