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I生活台 >本土音乐拓荒者(上)大马女小提琴家第一人‧杨佩丝‧两条红疤换

本土音乐拓荒者(上)大马女小提琴家第一人‧杨佩丝‧两条红疤换

2020-07-16
本土音乐拓荒者(上)大马女小提琴家第一人‧杨佩丝‧两条红疤换灯光骤暗,杨佩丝大步走向舞台,气定神閑地将手中银蓝色小提琴往脖子一搁,琴桿一拉,动感激昂的乐声随即响起,穿戴着名贵珠宝和华裳的模特儿鱼贯而出,在天桥上摇曳走秀。这原是一场以模特儿为主的时尚珠宝秀,但杨佩丝却以她精湛的琴艺演奏,使自己从配角变成了焦点,台下观众都在对她的出色演奏议论纷纷。台上的她不是衬托主角的绿叶,银白亮片的裙襬微微飞扬,像是一道破云而出的阳光,昂首挺胸,从始至终都耀目非常,这就是舞台上的,杨佩丝。在马来西亚,杨佩丝(Joanne Yeoh)是个响噹噹的名字,熟悉音乐的人一定听过甚至看过她,这个弹奏银蓝色小提琴的音乐家。从2000年出道至今,已经约莫10个年头,她从一名稚气未脱的邻家女孩,变成了兼具性感与才情的熟女,她在举手投足间不经意展露的风情,与演奏时充满爆发力与生命力的肢体语言,毫无疑问,她出落得更动人了。这些年,她交出了战绩彪柄的成绩单——国内外的演出不断,足迹遍亚洲、欧洲等国,还受邀参与着名歌手张学友、陶喆与谭咏麟的演唱会部份演出;她也是马中建交30週年晚宴上的演出嘉宾,亦曾先后受邀为大马三任首相及许多政商界知名人物演奏,备受讚赏。若说她是大马女小提琴家第一人,一点也不为过。她的杰出音乐才华,也让她在2004年荣获“马来西亚十大杰出青年奖”,当时同台领奖的还有金马影后李心洁。练习过程艰辛在艺术养分贫瘠的大马,音乐,常给人一种“赚不到钱”的错觉,造成许多才华被扼杀的遗憾,杨佩丝无疑是幸运的一个。1998年,她以第一等荣誉学位自英国米德社大学负笈归来,就即刻获得大学聘请为音乐系讲师,之后再考入亚洲青年管弦乐团往各国表演,到推出个人纯音乐大碟,她的确备受庇佑。然而,这些看似“幸运”的庇佑,却从来与侥幸无关。我清楚看见她白皙的下巴与左肩胛上,两条无法隐藏的红色疤痕。那是将小提琴夹在脖子与肩膀之间,日积月累下来所形成的厚茧。直到今天,她仍然每天风雨不改地持续练上数小时的琴,如果有演出,一天练上十数小时,都是等閑事。如此艰辛过程,少一分纪律和毅力都不行。最感激妈妈4岁开始学弹钢琴,8岁开始拿起小提琴,杨佩丝的童年一直与乐器为伍,生活里除了不断地练习,还是练习,同样的曲子拉了又拉,直到深植脑海为止。没有玩伴的日子过久了,难免厌倦练习,小孩子嘛,怎幺可能会喜欢学习多过玩乐呢!每当她有怨言或想放弃练习的时候,母亲就会很严厉地训她,别人是严师出高徒,而她,则有一个望女成凤的“严母”,但是到了今天,她最感激的人就是妈妈。“我很庆幸当年妈妈这幺严厉地管束我,妈妈为我付出很多,从小就陪在我身边,就算不懂音乐但还是一直不断地督导我,如果没有她的藤鞭政策,就没有今日的我。”是的,杨佩丝一直是杨妈妈的骄傲。杨妈妈的世界,充满枷锁和负担——父母生于战乱时代,家里没甚幺钱,也没机会受甚幺教育,小时候看见同学弹钢琴,羡慕极了,但是家里没钱,现实狠狠的将慾望压了下去。生下佩丝以后,她发现了女儿的音乐才华,为免女儿重演她的遗憾,做书记的她和担任技工的丈夫努力赚钱,将所有积蓄拿来供女儿学音乐。现在,她是女儿的经理人,一手包办所有的活动接洽。丈夫逝世以后,女儿与宗教成了杨妈妈生命的寄托,她是杨佩丝最忠实的“粉丝”,每次的演出她都没有缺席。看着一手栽培的女儿,一步步地往更广阔的舞台迈进,就是她最大的安慰了。音乐人应受肯定今年,杨佩丝完成了英国爱丁堡瓦特大学(Heriot Watt University)的音乐心理学博士学位,在她众多的徽章里,又增添了“Dr”的学者头衔。究竟音乐如何影响人类的生活,通过研究,她已经有了许多领会。“其实,音乐人也跟其他专业人士一样,应该受到肯定与尊重。”谈及这些,她双眼露出了对音乐的认真与执着。她并不是世俗所认定,脾气怪戾、孤芳自赏的音乐家,不管演奏或是教学,她都力求做到最好。她是乐于分享知识、为音乐界培育人才的好导师;她也是光芒四射的小提琴专业演奏家,为观众奏出鼓舞人心的灵魂乐章。两者之间虽有身份和性质上不同,但同样是一种享受,让她得以感受音乐丰盈生命的悸动。教音乐是一份终身的事业,相对而言,演奏家的职业生命就显得短促了。因此,她十分珍惜每一次站上舞台的机会。站在台上那一刻,她仿佛与那把银蓝色小提琴合二为一,所有不安、疑惑、担心都会消失,她与它将全神贯注,呈现最好的演出。“每一次的演出,不管舞台大小,都是一道迥异的风景,让我获益良多。事实上,每场演出对我而言都很难忘。因为,演奏对象的不同,观众的热情,都赋予了每场演出不一样的意义。”她的人生现正绽放出芬芳的花朵,有了音乐当终身的目标,她独缺一个携手同行的灵魂伴侣。渴望爱情降临的她,希望能够遇见一个能分享且支持她梦想的“真命天子”,静待这个人出现之际,她仍会持续地,过她璀璨的音乐人生。演而优则教也许是杨佩丝在台上演奏的风采太摄人,往往人们总会不小心遗忘了她其实还有另一重身份——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在台下的她,褪下了演奏家光芒以后,她是一名穿着正式服装穿梭于大学校园,寓教于乐的音乐系教授。如此才华横溢的一个音乐精灵,小时候发呆时的梦想,居然是当一个威风八面的女警,或是一名神奇的宇宙航天员,她言若有憾地说,这是她永远都无法完成的梦想。因为随着年龄增长,她意识到真正适合自己的,仍然是音乐。“决定走音乐这条路是16岁以后的事。”当时,读中四的她开始思考未来人生的方向,正踌躇间,音乐启蒙老师对她的一番话,使她下了一个扭转自己生命的决定――既然对音乐有天赋和兴趣,何不好好发挥,也不枉自小辛苦扎下的根基。就这样,她选择了进修音乐,甚至远赴英国考取学士和硕士音乐学位,全职音乐人之路从此开启。恩师改变人生如果不是这名老师,或许今日的大马乐坛就不会有小提琴家杨佩丝这号人物了。当年恩师的一句话,改变了她的人生,如今,归国后的她也一样在大学里教授音乐,她培育的,是国家音乐界未来的人才,责任之重可想而知。然而,站在音乐教育的前线,她却感触颇深。她在与学生交流时得知,其实部份选修音乐的学生,并不是真的热爱音乐,他们只是因为没有更好的选择,在家长的怂恿下,认为日后当一名音乐教师收入不菲,所以才进入音乐系。对于抱着这种心态的学生,她既无奈又痛心,心痛音乐竟然被如此对待。因为音乐不比其他行业,它是需要高度毅力与坚持才可以有所成的专业,不仅如此,最重要的关键还是在于必须真心地喜欢,要不然学习起来就会觉得很困难,甚至很痛苦。归根究底,这些皆是大马文艺发展的困境,一般人对于全职音乐人的观感仍然停留在“玩音乐不能当饭吃”的阶段。但是大马在这近来的10年间,已经有了不少令人鼓舞的进步,她欣喜见到各类人文艺术活动的频繁举行,这证明了大马的艺术人才正在渐渐回流。个人小档案姓名:杨佩丝(Joanne)年龄:31岁职业:小提琴演奏家/博特拉大学音乐系讲师经历:2004年获颁“马来西亚十大杰出青年”(个人发展与成就荣誉奖);曾经担任张学友、陶喆与谭咏麟演唱会的特邀演奏嘉宾/副刊‧报导:郑晶文‧2009.08.12
相关文章推荐